逃跑神学

主,我想认识你。

过着你要我过的生活



“平凡的生活,有你就够了”

请别误会,看小标题像是情书,但并不是。小标题是借用我下午在兰州中川机场咖啡店留言墙上的贴纸,其中一张贴纸说:陌生的城市,有你就够了。我想那是写给情人的,就想拿来借用一下。

飞机快到达的时候,首都航空的空姐开始推销他们的飞机商品,旅行包啊,墨镜啊什么的。我身边坐着一个很朴实的大龄小伙子,一路都在睡觉。他的胳膊上面有那种在外打拼和漂泊留下的很多细小的伤疤,衣着方面也很不修边幅,几乎跟我差不多。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个在外地打工的小伙子。结果空姐将旅行商品推车经过的时候,他问墨镜的价钱,空姐说880,他当场从左边口袋里掏出一打的一百块钞票,点了9张现钞把墨镜买了下来:连试都不试。我当时在飞机上写我Helping Relationship的作业,一边压制着我的惊讶,一边等空姐们渐渐走远。然后忍不住轻声问他,“你不觉得有点贵吗?”

他说他早就知道这款墨镜,飞机上比市场价贵个两三百,但这样他方便下飞机就开车,不用再专门买了。于是我以为他是开长途车的。然后他开始跟我攀谈,他说 “我刚才看你在搞电脑,挺厉害的。” 一聊才知道,他才不是打工仔,而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年轻人。年轻时想要过无拘无束的生活,不去上大学,自己出来打拼,结婚,08年在南京已经两三套房,经过房地产热潮赚了很多钱,现在又把南京的房和老家的房都卖掉,在上海旁边投了一块房产。现在孩子已经在南外读小学每年十来万的费用。我很震撼,感慨自己以貌取人,并且他只比我大五岁就有这么多财富。

飞机落地了,我在取行李的地方,看着他不羁而沧桑的年轻的脸,戴上刚买的墨镜,潇洒地推着行李走出机场。

我就在想,我中午和老爸和妹妹吃饭还说当年我出差海外的时候待遇有多牛,现在觉得真可笑,我就算作了公司领导又怎么样,也不能和这个连大学都不屑读的年轻人相比。我嘴上不说,看着他潇洒的背影心里有点不平衡。但接下来的一个念头改变了我,并且深深地安慰了我,并且让我可以完全地接纳我的生活,并且让我可以从心里为这个年轻人的富有高兴,也为他的灵魂爱心地祷告:“神让这个人富有,他就富有咯。他让我“穷,” 我就“穷”咯。我过着他要我过的生活,就好了。”他让我当传道人,我就当传道人咯,他让我宣教,我就去宣教咯。我不觉得这是阿Q. 正相反,我发现我们以为的神的沉默往往是我们不知道怎么识别他的声音。He is always vocal, 因为你现在过的是他要你过的生活,而那个人过的是神要他过的生活,他要这样来使用你,他要那样来使用那个人。他就是没有让你有很多钱,他就是让你单着身,他就是让你不像那个朋友一样地性格外向,你过着他要你过的生活,你还有什么不满意?他就是要让你认识他,在活着的时候。他就是要你有你有过的经历,要你作那个在人群中看到夕阳唯一会向他赞美的人,他就是要你傻傻地辞掉工作和其他“傻傻的”弟兄一起走上这条道路。他就是要你在这个时间这个App里读到这篇文章。

在飞机上,我拍拍他的腿,“你知道这些机会是谁给你的吗?”

他说不是上帝。

上帝说,“所临到众人的,在乎当时的机会。”人聪明,也不一定成功。“成功”了,也不一定能和飞机上邻座的年轻小伙子相比。这时消耗掉半生的自己要抬头看看,沉默一刻,记得那赐下每一个机会叫人抓住,掌管着每个人人生轨迹的主。

并且记得:你过着的,是他要你过的生活,就够了。

愿荣耀都归于他

18年6月13,南京机场的☕️


关于诗歌的思考


诗歌,是最有企图心的文体。它的企图是超越,因此它用最不受限,最脱落,不需要给你交代什么前情后果的方式,想给你展示一件超越的事情,给你一段超越的经历。当诗人一开口吟诵,你没有选择,你只能跟随他赤裸裸的想象力,才有可能明白他想要说的。在一首诗面前,你既是自由的,又是一个被捆绑的奴隶:你是自由的是因为你必须调用自己的想象力,而你是奴隶是因为你必须把你的想象力臣服在诗人自己的想象底下,你想象的火车只能去顺从着他铺垫好的想象的轨迹,才能够到达目的地-即理解和体味这首诗歌。

诗人根据写作对象有三种。第一种诗人的对象是自己,因为他们相信自己是值得被吟诵的,这个世界不懂他们,或者说,不配懂他们。他们的想象力被自己这个对象所完全占据,因此他们的诗歌依旧可以包含真诚和感情,他们用很抽象的意向把碎片式的形象画面拼凑起来,来解析和探索自己的感情世界,像海子和顾城。后现代的读者应该很喜爱这类诗人,因为他们作品本身陈述的明显的事实其实是很少的,所以太多的解读权在读者手里。第二种诗人是走出自己与水平世界交互的,水平世界包含自然界和社会,像杜甫-他用诗歌告诉你人间真实的样子-“暮投石豪村,有吏夜捉人。” 这类诗人往往有很鲜明的社会责任感,他们的诗歌里寄托着他们的良心对眼前世界的怜悯和同情,透过诗歌他们和写作的对象一起叹息和哀哭,因此当他们看到动情之事他们无法不写,在这类诗歌里你有时候看不清作者自己的影子(像第一种诗人那样),因为那本不是他的写作动机。这样,在第一种和第二种之间有一个张力地带-就是有一批诗人在自我的感情世界和所处的现实社会之间拉扯的关系里,迸发出很多既是关于自己,又充满人间滋味的情感,李白,苏东坡是这一类的代表。他是在写自己吗?是的,但是他的角度和海子/顾城 是很不同的,他们没有兴趣把自己当成写作对象去探讨,他的诗歌所关心的不是一个孤立的自己或者一个绝对的自己,而是一个在社会中,在人间的-自己的心思和面目,自己的挣扎和快乐,自己的陶醉和寂寞。我已经不关心别人怎么看我了,但我仍旧是个活在人间的我。大凡诗歌都是在这几个类别里,但是我真正想说的是还有第三种诗人。他们与其说是企图带领读者经历一种超越,不如说是把本身就是有超越性的事实浇铸在诗歌里。这件事是超越性的不是因为它是诗;这首诗是想告诉你一件本身就超越的事实。这一类的诗不是关于作者本身,不仅仅是关于水平世界-人间事,它们真正着眼的是日光之上的世界。就着写作对象说,第一种诗人是我,第二种是世界,第三种诗人则是这个我,活在眼前的自然界和人间,要把我的情感投向一个超越我和世界的对象上面。于是诗歌方向在这种诗人笔下被逆转了。我和世界 都只是启示或是桥梁,我写的诗是要超越眼所能见的启示的桥梁 去崇拜发出启示的有位格的上帝,而这件事本身就是超越的,即便不用诗歌的题材它依旧是超越性的内容。但是诗歌这种文体在这个目的上“得偿所愿”了。我在这儿想论证的,是诗歌本身就是要用来敬拜的,它本不是用来探讨自己,或者仅仅是用来探讨人间的,它本身就是一种敬拜文体。文字体裁本身的有限和意向内容本身无限之间的张力 成就了诗歌,没有这种张力就没有诗歌,而诗歌被用作这个目的时它天然的效用被释放了。这种张力是坏事或者是偶然吗?不是的,这种张力本就应该在那里。伊斯兰世界里真正的大诗人 都不是真穆斯林,像哈菲斯和鲁米,甚至霍梅尼的一些作品,里面充满了一种挣脱的渴望,里面充斥着人心的真实性情,诚实地让人为难,为什么呢?因为就连虔诚的律法主义者也不得不承认,这才是伟大的诗歌;佛教没有大诗人,因为它从一开始就否定了心中的渴望,没有渴望就没有天籁。但哈菲斯和鲁米无法解释诗歌本身这种张力的特性 (张力来自于一边诗歌天然诉诸无限和超越 另一边作为文体又是有限的),这个张力在盟约里才能解释。无限的上帝和有限的人类立定盟约 本身就是充满了张力的,因为这个盟约承载的是人对无限者的情感和本身作为有限者的事实之间的张力,诗歌就是在这个有张力的盟约下存在的。那再近一步,为什么无限的上帝要和有限的人立约,为什么这个超越性的垂直关系要存在呢?这个关系怎么能够实现呢?因为这关系本身并不是从永恒就有的。启示告诉我们 答案在于这位无限者本身,他自己本身就蕴含了无穷无尽的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的关系和交流,这样的上帝是我们无法用有限的想象力去洞悉的。但是他照着自己本来的样子 (无限者和无限者之间的关系)缔造出了自己和有限者之间的关系(在此之上缔造了盟约),当诗歌用来表达这个关系的时候,诗歌成了诗歌。因此我想说,与其说诗歌是后来被借来敬拜上帝的纯粹的文化产物,我们用后见之明的眼光发现它如此适合用来敬拜三位一体的上帝时并不是意外的收获,其实换个角度想,它本身就是为此而生的,只不过堕落之后被文化借走了而已。

第三种诗人的代表是以色列的大卫王,他不需要向你交代很多,他开门见山地说,“神啊,求你保佑我,因为我投靠你” 这本身就make sense. 诗歌,就是干这个的。你我祷告的时候,也不向神交代什么,对吧?祷告是堕落前的诗歌,诗歌是被拯救了的祷告文学。

想和你一起喝酒

当你真的喜欢一个朋友,你会很想和他一起喝酒。喝酒不是目的,目的是大家可以在一起。我信主后一度滴酒不沾,以为那样更属灵,后来发现这更多是传统而非圣经教导,我的良心便自由了,也不论断喝酒的人了。圣经禁止的是醉,是为了放纵的喝,是找酒来寻求逃避和解脱,而不是酒本身。加尔文说,神给的许多恩典是享受性的。他引用诗篇104:15 “得酒能悦人心,得油能润人面.” 神的许多恩惠是要借着享受引导我们敬拜的。只是恩典总是会被滥用,但错的不是恩典,而是会滥用恩典的我们。就像保罗说人想借着律法称义,但不是律法有错,而是人有错。你不喝酒吗?好,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也不比喝的人更爱主,你喝酒吗?好,但要为着荣耀神才好,不要自己骗自己,去寻求放纵,也不要轻看滴酒不沾的人。

主对门徒说,我想和你们一起喝酒。“ 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 喝酒不是目的,目的是那时我们永远在一起,享受神自己。

#麦芽的香味只是为了勾起你我和他在一起的向往。

酒在诗歌中频频地出现:

李白说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其实他是说反话,寂寞的是饮者,饮者因为寂寞才去喝, 这就是恩典的滥用,因为没有基督。

鲁米说,“你不来的话 这一切都了无意义;你来了的话,这一切也会变得了无意义。” 他是说酒和石榴花都只是为了我们的相聚而存在的。但他也不能正确的认识恩典,因为他太过属灵化了。圣经的说法是:你来了,所以这一切才有意义。在肯定灵魂的时候,我们不应当抹杀物质。上帝造我们就是身体和灵魂:能够喝酒,为了能够享受和他的友谊。


你活着,不是为了哄一个女人(男人)开心

S 弟兄还在等她的回信,

从给她卡片到如今快两个月了,

那边还是完全安静。

T弟兄很渴望结婚,

惆怅几乎总是写在他脸上,

他们都三十中旬。

这个晚上,有一节经文忽然击中了我。

我们的盲目,不是我们做错了什么不该做的,而是忽略了我们更应该做的。

耶稣说,你们不要为吃什么穿什么忧虑,外邦人祷告才求这些。

外邦人,这个词耐人寻味:

婚姻,何尝不是外邦人所求的?(我知道这么说可能会让你不悦)

你的门徒应该祷告什么呢?他们应该渴慕什么呢?

耶稣说,this is what makes you different with Gentiles:

 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

亲爱的,你活着,不是为了哄一个女人(男人)开心。你活着(你被耶稣拯救了)有一个更崇高的目的。让他的国度出现在你的渴望,你的祷告里。


勇敢的心


救赎历史与教会历史是由一个个美丽而真实的故事编织而成,我突然发现很多这些美丽的故事,都是以一个叫作“勇敢”的元素开始。勇敢,这个词在中国家庭教会是陌生的,是很少被提起的,我们看重的是谦卑和顺服。然而在神面前的顺服,势必意味着你要勇敢地去站出来,反对一些人和事。也正因为如此,大卫站在了巨人面前;也正因为如此,约书亚义无反顾地带人走进了迦南;也正因为如此,摩西当面责备抵挡了法老;保罗在王面前为基督教辩护,并在彼得做错的时候当面责备他;尼希米继续修建城墙;但以理的朋友不拜金像;孤单的耶利米一如既往地发出不合时宜的预言。这一切,让我想起我们已经退休的实践神学的教授向我们复述的一个汉语词:YongChi, 勇气。他曾在大陆对教会领袖们说,这是你们需要的。

马丁路德被后世的许多人评为一个很骄傲的人,我眼前的这本书依旧保留了这种点评,他是否将95条钉在教会大门上无从可考了,但确知的是他写信给当时教会的大佬-阿尔伯勒大主教 狠狠责备他不关心羊群,兜售赎罪券,教导炼狱这些罪恶,于是这成为宗教改革的起点。(Eric Metaxas)路德才不在乎后世的人怎么说他,他更不在乎当世之人的反对。就像每一个美丽故事的开始,不必在乎别人欣赏或讨厌什么,上帝喜悦他心中的勇敢-这就够了;故事,也就这样开始了。

恐惧从亚当堕落以来就没有放过人类,于是你一生跑过了很多敌人,但就是“跑不过自己心里的恐惧。”于是当你明明看到不公义,也因为畏惧不敢出声。于是你和强暴的人同伙,只为了自己的苟且。启示录说,得胜的要承受产业,胆怯的要被烧在湖里。(21:7-8)如果冒险会要你的命,那么胆怯更会。如果你因为恐惧不敢为真理发声,就不要披着谦卑或智慧的外衣来抚慰自己的良心了,承认自己就是胆怯吧,好让神来改变你。

我在教会服侍过儿童和青少年,我到目前所见过最可悲的事是看到一个孩子因为恐惧而开始讨好大人(这个大人可以是他的主日学老师)或许从某一刻这个孩子开始他漫长的讨好人的成长之旅;而我所见过最美的事是看到一个少年人眼睛里闪烁的勇敢,不是骄傲,是勇敢。你知道他将来可以为真理站出来,约翰说,少年人我写信给你们,因为你们刚强。保罗对年轻的提摩太说,我们所受的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 仁爱 谨守的心。

这些圣徒的勇敢是从哪里来的呢?神学家弗格森在他的《圣灵》里说,圣经旧约的圣灵强调的不是神是个灵的本质(当然神是个灵),强调的是神巨大的不可抗拒的能力-于是圣灵被比作风,是那相对于软弱的血肉强大无比的神的能力。以赛亚书31章说 埃及人的马不过是血肉,并不是灵。圣灵才是真正可畏的能力,当圣灵在一个人身上,这个人是勇敢的,因为圣灵是勇敢的灵。这样看来,宗教改革不是路德的作品,而是圣灵一手策划的。那会带着你胜过自己恐惧的是基督的灵。

其实所有圣徒的这些勇敢都不过是基督勇敢的延伸和再现。基督的十字架是每一个美丽故事和每一分勇气的最极致的表达与最完美的彰显,然而这最大的勇敢要以一种最软弱最被打败的姿态来完成。可你要知道,基督的软弱不是怯懦,他去背起十字架走出耶路撒冷,这是无可比拟的勇气,这是路德与保罗,诺克斯和大卫都没有的勇气。他让他的门徒失望了,他让法利赛人得意了,他让罗马人蹂躏了,最可怕的是他被天父抛弃了。如此,基督得胜了。只要这是天父旨意,虽极哀苦,吾往矣:在基督身上,顺服等于勇敢,最大的顺服等于最大的勇敢。他祷告,“不要照我的意思,要照你的意思,” 这是勇敢最巅峰的告白。你有这种勇敢吗?

写这篇文章的另外一个原因,是看到国内有影响力的牧者撰文批评王怡牧师。我一开始的反应是不解和生气,但我后来一想,或许这是神祝福王怡牧师的一种方式。越是有反对声音,越证明出一个人的坚定。我和王怡牧师只有一面之缘,不会在这里盲目地粉他,因为跟他并不熟。但是他身上有一点我和同伴最欣赏的,就是当他认准一件事是对的,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坚定,这是中国教会需要的。被神使用的圣徒都是被骂的,在骂声前屈服,还是在骂声的背景音乐中把上帝排好的剧演完有本质区别。选择前者得到苟且(或者连苟且都得不到)选择后者,让基督的灵刚强你,完成一次勇敢的蜕变,是一件很美丽很喜乐的事情。我们的一生已经被训练地去善于讨好人,殊不知这是得罪神的。为何为了苟且与神作对呢?神的男儿,何不衷心敬畏神哪怕得罪整个世界?

这一年的结尾,我最感恩的是看到神在我身上的改变,如今的我不愿再讨好人,只愿为神勇敢。神呼召我走这条路,这就是我的命。让世界失望,让神喜悦,比什么都好。当你靠主勇敢的时候,或许下一个美丽的故事就悄悄上演了。

下雨了,窗户上挂满了水珠。想起浣溪沙,帘外雨潺潺,春雨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流亡的残酷不是在于没有家,而是有关家的一切已经被夺去。词人的痛苦不在于沦为亡国奴与阶下囚,而在于他曾经是皇帝。充满他的是他的失去,如今只有在梦里,他才记得自己是自由的。

同样在下雨,千百年后的我不需要在梦里才知道自己是自由的,我所失去的作为人的尊严与自由已经还复于我。充满我的是我的拥有,不在梦里,在基督里。吾身依旧是客,但现实不再是一个回不去的家和一个复还不了的国,而是一个更美的家乡与国度,我在等待着,也在等着我。


最好的安排




“我愿意承受所有绝望与苦难,如果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 曲婉婷 《最好的安排》

一个叫 加措仁波切的喇嘛,也写了一本叫作: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的佛教哲理书。为什么不愿再进一步问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是谁的安排?为什么他的安排最好?书名难道不是在影射一个良善的主宰者吗?而且他的主权和他的良善是我们可以感知的,还有,我们岂不一直活在他的安排,活在和他的关系里?

一年半以前上了一门叫作Doctrine of God(神论)的课, 这堂课最打动我的是老师和历史上的神学家们把“上帝的主权” 这个圣经里的教导演绎到了海的深处,天的那边。当时我坐在容纳200人的大教室里,和许多的同学一起涌出心里的感动:上帝真伟大。

一年多过去了,我问自己:神论对我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上帝的主权在怎样指导我的生活?我还是没有一个准备好的答案。一个最明白上帝的主权 的基督徒会怎样看待人生?神论学的最好的人是什么样的人?或许,不是我们这些在神学院讨论上帝主权的人,而是下了班来聚会的默默忍受生活之重的你们。生活中的心酸与无奈 比图伦丁 更让人懂得什么叫做: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神论这门课之于我的一个宝贵意义,是帮我更加地敬重过着看似平凡生活的弟兄姐妹。他们的存在与出现,他们身后一路走来的悲欢离合的经历,教我更明白人应该怎样回应上帝的主权。

上帝的主权 意味着 他可以不让你倒闭的生意开张,意味着他可以不让你的小孩考上重点,意味着他可以不让你读你想读的专业,意味着他可以不让你所爱的人从病中康复,意味着他可以不把你最想要的近在眼前的东西给你,而是合上手,让你永远地失去它。

只是在这些时候,你会说:不,上帝一定会这样或那样做;还是会说,即使如此,我相信他,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当耶稣躺在十字架上的时候,他心里知道,这是最好的安排。他在用无言的讲章教他的门徒怎样在他们今后人生中回应上帝的主权。更重要的是,在他的顺服里,所有上帝的儿女都成了顺服的。我们的抱怨,不满,对上帝的不服甚至仇恨在他顺从的沉默里变得完全安静了。因为一个人的顺服,因为这一个人对上帝说:不要照我的意思,照你的意思,所有信他的人都成了顺从之子。

他虽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这是神论最深最高的演绎。

废卷叹息

废卷叹息



读了朋友圈洪予健牧师致远志明牧师的公开信,信中洪牧师引用司布真的话,神其实说到底并没要我们做多少事,他真正要的,是我们有一个圣洁的生活。
我想到礼拜天站在讲台上,或许没有一片很工整的讲道,但这不是真正糟糕的。真正糟糕的,是我面对这些孩子的时候,他们所看到的我,他们的牧者,没有一个圣洁的生活。
我心里一阵后怕。期末考试,好像一切都是考试,一切都是为了Pass,为了grades. 疲惫的时候,我用什么东西喂自己?
早上收到covenant eyes的邮件,弟兄昨晚跌倒了。他没有来找我,我也好久没有主动找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他仿佛若无其事的跟同伴讲话,并没有人知道他黑暗中的挣扎。
我们总觉得,看一次色情,动一个念头,犯一次罪,是小事啦,没有挂科那么严重,不会有真正的麻烦。好像现实生活中的trouble才是真的trouble. 出车祸了,得病了,失业了,挂科了,这些才是大trouble, 晚上看一下色情是小事情,祷告认罪神饶恕我,问题就解决了,不像挂科明年还要再修一次。
---
李世民当上皇帝以后读古代历史,朝代兴亡,帝国倾覆,读到痛处看到那些朝代灭亡,他常会“废卷叹息” 就是情不自禁地把书卷放下,忍不住感慨一番。
感谢主,这一刻能够丢下手机电脑 和书,出去走走,思考关乎灵魂的事。
---
圣经从没有要我们 考试用功到流血的地步,但是圣经有要我们抵挡罪恶到流血的地步。耶稣有说,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剜出来丢掉,宁可失去百体中的一体,不叫全身丢在地狱里。意思是,你宁可变成残障人士,这都不是最严重的trouble, 罪 是真正,严重的,trouble. 罪,比挂科更严重。挂科,没有学好,明年再修,你可以向神坦诚无惧;耶稣来不是解决我们学业问题,而是赎罪,因为在神眼里,犯罪是最大最严重的trouble,这是神眼中的优先次序。

期末考试累的时候,想要放松消遣的时候,我在用什么喂自己?我听了好多流行歌曲,给了自己好多虚浮的幻想。我心里一阵后怕,虽没有良心太过不去的事,但我感到没有在追求一个圣洁的生活。
有一件事,比期末重要的多。追求圣洁,废卷叹息。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期末我们好像都走到当铺,先把命当出去,想等考完试再赎回来。可那是命诶。


思念,不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Lord, why I always lose it?

渐渐明白,对我来说是一份工作,对孩子们来说是一个person.

今天团契的时候一个小女孩看我的神情让我意识到,虽然短短两个月,孩子们已经开始依赖我。不要误会,我不是自恋,这也与我无关,而是孩子们天生就会爱 (因为他们是上帝造的),他们不像大人,时刻想着保护自己。

同样是这个小女孩,在上一任任职十年的牧师离开以后,再也不理那个牧师了,因为她不原谅他的离开。对她而言,牧师像是她所爱的家人,而离开,像是一种背叛。

为什么每到一个教会,总是孩子们跑过来抱你?总是他们和你一起荡秋千,总是他们缠着你给他们买冰淇淋?为什么你走的时候,他们最不舍得你,甚至哭闹?

为什么当我们长大了,我们就不再愿意去把自己最纯粹的情感送给别人?

是否我们也要向他们学习怎么去爱,因为最诚挚的情感或许在他们那里。

我明白了一件重要事情,曾经之所以甜蜜,并不是因为当时条件艰苦,而是因为那时的我爱着一个person. 因此你喂我糟糠,我也觉得回甘。因为那个时候,我真的爱着耶稣。因此挤在小巴上,诗篇23也会出现在你的脑海里。你祷告时的眼泪并不是作秀,多少次,也没有一个同伴和观众。你会流泪,因为你爱着一个person。那些夜晚感动我的赞美诗今晚再听来,感动不减,因为这个person从来没有改变。我的祷告是,今晚我依旧渴望爱着他。

“ 我可以拥有全世界,却没有爱。我可以明白所有事,却仍旧是空白。我可以用信心移山,却仍旧孤单。”神学读得没有动力,因为我没有在爱着你。

思念不是一种很玄的东西,你会思念一个人,因为你是神造的。猪蹄是很难切的,一次在美国人家里切猪蹄,用钳子和锤子才把骨缝切开。灵魂最深最隐秘最难切的缝隙,终于劈开的那一霎那,其间那一点的温存,就好像我们的思念一样。你是否老想着他?雅歌的美就在这里,它教我们怎么去思念一个人。

“我想起我夜间的歌曲”那寄托着我过往的思念。我总觉得,神学要读出思念来,才有一点味道。因为对我来说是工作和任务,对他来说是关于一个person.

《一个关于爱和思念的小品》

Tell My Father



美国有一首演绎南北战争的音乐剧,里面有一首歌,叫Tell my father. 

这首歌似乎是从一个要牺牲的战士儿子的口吻,嘱托着他想要对远方的父亲说的最后的遗言。听的时候,忍不住眼泪流了下来。原来父子一场,本就应该如此深沉,又如此温柔。父亲是这个儿子的全部,他的战斗,奔跑,牺牲,想着的是爱他又令他崇敬的父亲最后可以 以他为荣。

又是一个预备彼得前书 讲道的礼拜六,讲到了第一章14到16节,突然不知道该怎么预备。想要搜索一些真实的例子,却只能去找别人的故事,去搜集别人曾经流过的眼泪,去捕捉他们那些感动的瞬间。我的生命中,缺少了一个嘱托的声音,缺少了一个期待的目光,我也从未知道,为着荣耀他而奔跑,而努力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只能想象,一个我深深依赖和敬佩的父亲,在某一天父子同坐在沙发上时,深沉地对我说,“你要过一个圣洁的生活。”或者,“你要做一个好人,”或者,“你不要管别人怎么看,你要做对的事情。”但在放任自流中,我长大成人了。沙发的那边依旧静默,没有嘱托,也没有期盼。

父亲,会放下身段和架子,在警察面前拿起扩音器,呼唤我悔改吗?

Kashmir的这个父亲就会,我根本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但我能听懂,这个没有讲稿的演讲,那个一次又一次重复的简单音节-他儿子的名字,这个深沉,迟缓,但每个字都浇铸着深深的期盼的,父亲的呼唤,叫他的罪犯儿子向警察投降。

就是这个呼唤!这好像 彼得前书在这一节的呼唤,只不过被呼唤的儿子已经不再是个大难临头的罪犯。基督徒,如果给我一秒钟让我以局外人的眼光看你们,你们让我感到深深的嫉妒,因为你们有一位愿意如此俯就来呼唤你们不去犯罪的父亲。你们应该感到无比幸福。你们沙发的那一头,从来不是空着的。

Tell my father that his son
Didn't run, or surrender
That I bore his name with pride
As I tried to remember
You are judged by what you do
While passing through
As I rest 'neath fields of green
Let him lean on my shoulder
Tell him how I spent my youth
So the truth could grow older
Tell my father when you can

I was a man

(Verse) (Repeat) 
Tell him we will meet again
Where the angels learn to fly
Tell him we will meet as men
For with honor did I die
Tell him how I wore the Blue
Proud and true through the fire
Tell my father so he'll know
I love him so
(Chorus) 
Tell him how we wore the blue
Proud and true like he taught us
Tell my father not to cry
Then say goodbye

从这个角度看律法的时候,律法不再是冰冷的,因为上帝的圣洁和爱对于今天的你我,有着一种父亲对儿子的期待。他说,“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